ool是天草吹

|・ω・`)一条静静吸草的咸鱼
/目前呆在fgo坑/

圣人并非是波澜不惊

*咕哒天草注意【我也不知道男女啦随意随意】
*有小破车
*有些许ooc注意
*这就是一个自我娱乐的小破车…r15吧大概
*天草真可爱想日【…。】
OK的话就↓↓↓↓

天草四郎也许是整个迦勒底里最为安静的从者了,无论是从行为还是言语表情上,他的模样总是如一汪平静的池水一般波澜不惊。这种样子让人看着是非常的乖巧,但像他的master这样常年对着这一副样子的人还是看出来那只是他在一味地压抑住身为普通人类的情绪而做出来的罢了。所以说,一旦天草四郎的master见到了他露出了那样有着深意的微笑来便会有一种想破坏掉的欲望。
天草四郎的master了解过关于他的一些故事知道有一个人造人破坏了他做了长久准备的梦想。于是在召唤阵上出现了那个褐发红眸的少年后便立刻将他带到了天草的房间里,当然当时的master只是装作自己想要让天草带领着新从者熟悉迦勒底的样子。没有辜负自己master的期望,圣人在一瞬间之内露出了及其嫌恶的表情,眉头紧皱鎏金色的眼眸忽地冷淡无比。不过因为考虑到master在场的感受,天草四郎还是果断地收回了不怎么友好的表情转而继续笑脸面对这个自己并不怎么喜欢的人造人。这种微笑的背后努力压抑的敌意快要溢出来了哇,天草君。但是,这样子的情感我非常,非常的感兴趣啊。master在心中这么默默想着。
天草四郎对于万能的许愿机——圣杯这一物品的执着程度不是一般的从者能够与之相比的。人类总是会因为过多的贪欲而失足。某位圣人也是不例外的啊,正是因为过多地追求圣杯所以落到了这么一个下场不是吗——在自己的master身下无用功地落着眼泪不停喘息还夹杂着一两句细碎的抵抗的话语,满是伤痕的褐色肌肤上布满了不知道是汗液还是某种白浊的液体,初尝情欲滋味的17岁少年有些害怕与胆怯地用双臂挡住了自己染上些许绯红的脸庞,在master一次次稍有猛烈的撞击下发出几声含糊不清的呜咽来。
唔,貌似这样才能很好的观看到圣人某些不平常的感情啊。天草四郎的master在做完过后不由得感叹了一下。

评论(6)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