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l是天草吹

|・ω・`)一条静静吸草的咸鱼
/目前呆在fgo坑/

狐狸耳朵与狐狸耳朵

*兽耳梗
*有些ooc的小日常之作
*有轻微女主盾注意
*我流咕哒子注意
*为天草女帝向
*御主是大助攻√
*大概是自己对于『大型犬』梗的衍生脑洞
*是女帝实装被召唤到迦勒底的前提下
OK的话↓↓↓↓

自从御主沉迷于与魔法少女的愉快旅行之后渐渐忘记了关于迦勒底的纪律的事情,所以某位金发的(我猜测大概是他吧)从者就在迦勒底弄出了一些小小事件。
这大概就是为什么我头上会有这一对纯白狐狸耳朵的原因了吧。天草四郎微笑着向正试图徒手掰坏圣杯的橙发少女这么解释着。她刚刚气势汹汹地质问着他为什么迦勒底的从者们都长出了劣质的兽耳——不仅是有着动物的耳朵,而且还仍然保留着人类的耳朵。
少女御主仍然是不怎么相信的样子上下扫视了一般天草,之后仔细思考一番决定还是去找另外比较靠谱的ruler来解决掉这个问题。
在去寻找能够找到问题根源之人的路上master遇到了前几天刚来到迦勒底的赛米拉米斯小姐。她看见御主从天草四郎房间中出来时有些愤愤的表情不由得问起来发生了什么事件,听完御主的叙述后她像是略有不屑地说到『Master,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听到的那种稀奇古怪的消息,我认为四……ruler先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无聊吧。』并且还抖了抖自己才长出的橙色狐狸耳朵。
少女认为亚述的女帝说的实在是有理有据,最近看完了名为圣杯大战的小说对于天草与女帝之间相处的点滴还记忆犹新。望着那一对非常符合赛米拉米斯小姐那样精明或许是有些心机深重性格的狐狸耳朵,御主似乎感觉还是什么地方不是太对劲的样子。思索了一番过后才想起来之前被自己质问还威胁过的天草貌似也长着同类的兽耳,这么一看反而有点认为亚述女帝的那对狐耳与人物形象不太相称了,犬耳一类型的兽耳可能还更加适合吧。毕竟在某一本小说中,女帝特意保护自己御主的样子还是有点像大型犬什么的呢。
赛米拉米斯小姐被御主看久了好像是不太耐烦,用着高傲带有慵懒的语气询问御主为什么她看自己看了那么长时间。年轻的master没有经过大脑直接给出了一个很容易危及生命的回答——
『呐,我在想啊,赛米拉米斯小姐你的话感觉更加适合犬耳呢,如果想想看你曾经和天草在一起的时光的话。』
是的迦勒底的愉悦爱好者果然有了新的乐子,他的御主被脸突然一下子就红透了的赛米拉米斯小姐追着绕整个迦勒底跑了三圈,直到某位不知是先前没注意到还是在看戏的ruler前来把气到想要开启自己的宝具『傲慢王的美酒』的亚述女帝安抚了下来这事情才罢休。
『啊呀,assassin小姐真的是很可爱呢,我把她送回去的时候她嘴中还在说着‘才不是像大型犬一样护主什么的啊…只是因为我自己想要啊…’这样的话,和她一贯的形象实在是不一样啊。嘛,总之也是更多了解她一点了呢。』
事后御主和天草四郎的交谈中他这么说着。这么交往真好啊……橙发的少女想到了自己那位可爱的后辈,而又突然想起一些毁坏气氛的东西来——她好像忘记去找福尔摩斯先生了。

————————二次更新后记
简单叙述了对于女帝这个人物非常可爱的一面这样的,迦勒底是个好地方,能够让很多从者能够重新在一起。
不要脸求粮,这对那么好吃不多产产粮吗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