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l是天草吹

|・ω・`)一条静静吸草的咸鱼
/目前呆在fgo坑/

*一时兴起的短打
*没有题目懒得起
*天草女帝向

在空中花园上一个晴朗的早晨,亚述的女帝一改往常慵懒的模样一早便在花园内散步。估计是命运的指引一类的东西,赛米拉米斯在不经意间转到了花园中为自己御主所设置的那间教堂内,正巧又遇上了刚刚祷告结束准备回去的天草四郎。
晨间的日光透过蓝色的琉璃窗映照下来洒在小神父的白发上,银色耳坠与金色十字架闪烁着独有的金属光芒,鸽子似乎也在鸣叫,还不时会传来它们的戏水声。空气稍稍有些安静,赛米拉米斯先开了口『Master,汝真是像清晨的阳光一样美丽呢。』她眯着眼注视自己的御主,有些期待他的反应。听见突如其来的赞美天草有些不知所措,但依旧微笑着回应了『过奖了。Assassin你倒是不应该来这里呀,这光好像都因为你变暗了。』说这话的时候,女帝的御主眼睛亮亮的,用着非常诚实的语调像是在叙述既定的事实。

1.5.3补完了写点感想

虽然妖术师的状态很疯狂,但是我认为那才是经历过岛原之乱那样事件的,仅仅17岁少年会变成的样子。即使他是疯狂了,想要毁灭世界毁灭人类了,那也无可厚非。
但是迦勒底的天草四郎并没有选择这么做,他彻底地相信了人类善,相信人性是善良的。经历了岛原之乱,二战,中东60年之后仍然这么想。这个人或许才是真的『疯了』吧。
他们两个属于天草四郎在岛原之乱后两条线分支,即使走向的路线与理想完全不同,即使是完全否定对方的想法,但是他们不能够否认对方是自己的另一面这样的事情【和黑白贞不一样,这两个人是真的见面会掐架的吧x】
【双天草有点好吃,无论是天草攻还是妖术师攻】
【比如妖术师被小神父强制性传教或者小神父被按在地上然后被妖术师讽刺嘲笑,想开车——】

贞德.Alter.Santa.Lily是谁家孩子

*完全放飞自我是一时理性蒸发的段子
*天草女帝向
*恭贺女帝情人节实装
*各位情人节快乐
*标题和内容并没有太大关系
*ooc有
OK的话就↓↓↓↓↓

早上很早的时候贞德.达尔克.Alter.Santa.Lily【以下简称幼贞以免念名字时咬到舌头】就跑去找了自己的师傅天草四郎。情人节刚刚过去,她听说有一个新英灵天天和师傅于是便想要去拜访一下。
天草四郎时贞不愧是17+60岁的老年人,天天早起散步顺便还要带上刚来迦勒底的赛米拉米斯。据某个不知名的文豪透露,他们俩之前在空中花园的时候就有这样的习惯。在进行着这样日常的过程中,天草被自己的徒弟迎面撞到了。
『呜哇…好痛…诶?!师傅早!』实在是太过急急忙忙幼贞不小心撞上了自己的寻找对象。『Lily也是早上好啊。』一如既往的,天草四郎很温柔地问了安。然而幼贞在看过师傅一眼后注意力就转移到了他身旁的女伴身上,仔细打量着那非常成熟的打扮眼中透露出了有些羡慕的目光。『师傅,你旁边的英灵是谁啊?』幼贞满怀好奇地询问。『Assassin赛米拉米斯,是我很久以前的朋友。』天草这样回答,但亚述的女帝并不是太满意这个回答,悄悄地嘟囔了几句『…朋友吗?』虽然声音很小可是幼贞却听得清清楚楚,不由得思量了一会,之后扯了扯师傅的衣角让他俯下身来对他悄悄讲着『师傅,赛米拉米斯小姐其实是我的师娘吧。』天草四郎微笑着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是的哦,这是师傅的秘密。Lily要好好遵守,到时候让你师娘送你巧克力吃』幼贞猛烈地点了点头然后跑开了。
『四郎,刚刚那个孩子很聪明呢,是你的徒弟?』『啊是的,之前在圣诞的时候认识的孩子,看起来你有点喜欢她呢。』『……没有。』

然而幼贞在某个和御主打完本回来的下午收到了鸽子送来来着『赛米拉米斯』小姐的请函邀请她独自【这个词语似乎被着重写了】前往她的房间去喝下午茶。

对成熟的大人很向往的幼贞与平日里不怎么和小孩子接触的女帝开始了一场有些奇妙的下午茶。幼贞非常关心师娘和师傅的过去,而自己的师娘总是耳朵尖泛着微红地躲避回答。还是下次仔细问问师傅吧,幼贞有点失望地搅拌着红茶这样想。『…想要换个发型什么的吗?』对面的赛米拉米斯小姐突然开了口,『就是,像我这种的。』幼贞的眼睛里面迸发出非常闪亮的光芒疯狂点头,所以下午茶的内容就转变为女帝操纵鸽子为幼贞绑双马尾并且为了『让你更加适合这种大人的发型』教幼贞一些成熟人的行为规范。

第二天早上藤丸立香在看见和天草走在一起的,双马尾的幼贞时,很奇怪地询问自己的后辈贞德.Alter.Santa.Lily到底是谁和谁的孩子

大概是fa里ruler到达迦勒底的日常段子

*ooc的脑洞
*天草贞德非cp向
*有微黑白贞和微天草女帝
*大家看个开心就好应该会有bug
*我水最后一次考完就去产天草女帝粮

1.召唤贞德…!

藤丸立香感觉自己的心脏快停止跳动了,看着眼前五星从者的身影她居然一时没有回过神来。
『贞德.达尔克,前来报道』
事情从十分钟前说起。
经过一番对御主的洗脑后迦勒底中唯一的五星从者天草四郎时贞成功得到了×40张的黄金狗粮卡牌,而呆在原地的藤丸立香小姐则像是一副得到了救赎的样子直到自己可爱的后辈前来才发现自己被套走了些许东西。
『我今天就要撕了天草四郎时贞!!!』一边这么怒吼着橙发少女一边向extra职介的房间赶去,要不是玛修急急忙忙挡在了她与一脸微笑的黑心神父中间,似乎迦勒底就没有五星的ruler存在了。
怒气冲冲的藤丸立香只好去卡池发泄自己的怒火,她并没有选择去up池而是选择了普通的剧情池——而且还摆了一本《Fate/Apocrypha》在前面试图召唤出天草四郎的天敌来。不过引得自己御主如此生气的罪魁祸首却依然是装作乖巧地站在那儿,他是知道自己御主运气如何的。
好吧,小圣人的预测出了错误,于是就出现了开头的情况。

藤丸立香为自己一时的冲动举措而懊悔不已——事实上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召唤出了安哥拉曼纽之后还能够抽出五星来。两位裁定者互相凝视着对方时间貌似都停止了,天草的手心生出了黑白双色球而贞德似乎正想给他来一发神明裁决。
『啊大家不要打架你们在监狱塔不是相处还不错吗…』见气氛过于凝重玛修连忙这样劝说道,两人也放松了下来眼神也不是太过敌对了。
好吧,自此之后迦勒底便多起来了一些风波动乱但是也多了一个的五星Ruler。

2关于过去

『我觉得我们似乎没有必要谈这个事情。』在作战时迫不得已和贞德站在一起的天草四郎对于搞事御主的关于过去的问话这样回答道。
『其实并没有关系,我现在没有红莲圣女这一个宝具了,能够和你不敌对的合作我很高兴。』正当御主看着天草一副眯眯眼的模样感到有些危险想要尽快结束话题的时候,贞德.达尔克小姐不识时宜的这样说了一句。圣女果然是没有怨恨的人,好像连情商也有些没有了。她忘记了天草四郎时贞并不是和她一样的人,他仍旧记得被她男友打爆的场面与非要断手才能阻挡的自爆宝具。啊其实这些应该对于人类拯救大计被毁灭什么的还都算是小事吧,藤丸立香在凝重的环境下都忘记指挥从者去刷面前闪烁着的种火,而是莫名其妙认真分析起来这诡异的状况了。
『Heaven's fe……』等等我们可是在打种火啊天草君,在打种火的时候还要和队友内讧也可以说是二五仔之典范了。『主啊…委以我身…』不不不圣女大人您可是成年人别和我迦那位小神父计较,本来冷静分析的御主有些坐不住,举起有着令咒的手背——
不过故事的最后结局是天草一发宝具白贞两发红卡清完了狗粮,可爱的贞德小姐还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自己的atk值貌似有点太低了。
唔,还是能够好好相处的是吧。人类最后的御主在早上起来看见门口一脸委屈的白色贞德与仓库中莫名消失的白贞德储备粮,还有带着黑贞(啊,Alter酱只是想要找个借口去和白色的自己住一起而已)轰炸白贞房间的天草四郎之前还仍然保留这样天真的幻想。
于是贞德Alter小姐如愿以偿和白贞住进了一个屋子,虽然嘴上说着好倒霉哦我居然要和你住一起这样的话,但是的确是很开心最近暴击的次数都变多了。始作俑者天草四郎时贞被罚当了一周的仓管。

3.关于亲人什么的谈话会

为了沟通从者之间的感情并防止从者之间互殴内讧之类的状况出现,御主藤丸立香准备在两位裁定者之间开一次座谈会。
谈话的禁忌很多,对象不能谈,虽然有可能没有确定关系的(藤丸立香始终不愿意承认贞德达尔克与齐格之间的关系),但都会使得他们想到那次圣杯大战。喜欢的东西也不怎么能够谈,如果是天草的话一定会谈论到人类救济,圣杯一类的东西上面来。不过在迦勒底就应该来聊——
『来谈谈亲人什么的事情吧?』
两位听到了这种话题显然有些震惊,之后开始了认真的思考。
『对了,生前亲人什么的,大概不太算数哦。』毕竟要是聊生前事件怎么能够聊到一块去啊,最后就变成了争抢和御主的谈话权大作战了。
听完御主的补充说明过后,天草四郎思考了一会脸色渐渐变得有些难看。哦呀,那应该是在想另一个外道神父的事情了吧。而贞德小姐则是越想脸上的神色越来越欣喜,最后脱口而出『是Alter小姐和Santa.Lily呢!她们都是我很重要的妹妹啊!』『Alter小姐应该不会愿意听到你这样的话语。』天草四郎从有些胃疼的状态回过神来,看着身边人过于开心的模样忍不住说了这样一句,『我的话,应该就是把Lily当做自己的妹妹来看这种了吧。』『呜噫…不要和我抢妹妹什么的啊…』白贞德瞪着天草四郎是有些生气的模样。『嘛,那我现在去叫下你的妹妹过来咯。』天草对着眼前人微笑着说出这么一句话。
不过最后的结局是天草被黑白贞闪了一脸之后去找了御主请求她从给弓凛的石头中存下几个用来抽现在还不存在的赛米拉米斯。

才发现漏了瞎说八道【?】环节
两只ruler都是超棒的从者—!(虽然说贞德小姐在动画表现被人槽了好多…)很喜欢看他们相性不好的日常打打架什么的(在一开始的想象中我想的就是贞德和天草最终战…但是小说剧情并不能如愿呢)嘛反正这两人互怼的日常就是超可爱了x连带徒弟都想着要怼贞德也是很可爱了呢天草(但是仍然不吃cp向
tbc一下

如同耶稣一般的圣人与某个异教徒的谈话

*天草女帝注意
*又是轻小说一般又长又难受的标题
*天草和耶稣很像的梗源自 @Penoro 感谢他的fa点评使我有了产这篇粮的灵感
*是原著向剧情

『master,有人说过你很像耶稣吗?』好像有些百无聊赖的亚述女帝坐在庭园中的王座上,对着自己身旁一直站立着的御主这么发问。
这样的问题着实使得她的master震惊了一下,但之后又仔细回忆了一下,发现这样的问题似曾相识。六十年前曾经有一名人造人在看过他的故事以后,用着毫无感情的语调这样向他问道。面对着一对冷淡的红色眼瞳,天草四郎并没有给出他的回答。他当时没有空余去思考这一个似乎毫无意义的问题,圣杯即将是自己的囊中之物,如何使用它去拯救人类才是当下应该去思索的。可惜那时候他自己并不知道,御主将会在两天后死去且圣杯会被尤格多米尼亚夺走的事情。
『啊啊,吾是不是不应该问汝这样渎神的问题?』看到自己的master陷入沉思,赛米拉米斯对着他像是有些抱歉的这样说着。『不,完全没有关系呢Assassin。』沉浸在回忆中的天草四郎被自己从者的话语唤醒过来,『曾经是有人这么说过我,可能是因为经历上面巧合一般的相似吧。』虽然都是被背叛走向了死亡,但是自己却并没有被天使送行到天堂呢。这样想着,天草四郎有点无奈地苦笑了一下。『我也并不是圣人,生前都没有被承认过,和他自然也不可能相像了。』
『吾的master,天草四郎时贞啊。』赛米拉米斯突然变得严肃起来,说出了自己master的真名。『是的,赛米拉米斯?』被从者这样认真的呼唤姓名不免还是有些惊讶。『吾不希望汝成为他那样的人,他没有欲望,不能够拯救人类。』红之Assassin注视着自己面前一对充满强烈野心的眼睛,这么说到,『吾确实很想要看到被汝拯救的世界,四郎。』
『谢谢你,Assassin。』天草四郎淡淡微笑着做出了回答。

空中花园正在塌陷,毫无疑问这场圣杯大战的终焉即将来临。太可惜了,不能够和自己的从者一同看到世界所被拯救的模样。天草四郎这样遗憾地想着。他现在已经无法动弹,刚刚与赛米拉米斯的对话已经耗费完了他的剩余精力,他已经无法行动,去抚摸一下自己从者的面颊然后向她告别了。天草四郎感到自己的手被抬了起来,亚述女帝手心的毒刺已经不再存在,他的手掌与她的手掌紧扣在了一起。之后的一切都趋于平静,名为言峰四郎的存在永远沉寂在了虚荣的空中庭院之中。
是这样的啊…即使我不是耶稣也会有天使来为我送行吗?最后的最后,天草四郎时贞残存的意识这么想到。

可以忽视的写后感想
他们两个真的是太好了——!!!!女帝请尽快实装。发现我写原著向就很乱糟糟……果然应该多重温几遍。接下来还是很像写迦勒底日常小甜饼写的我非常爽歪歪【什么】另外也很想写咸鱼弟子太太的一些设这样的……最后感谢 @Penoro 提供梗!

想写咕哒【男女无所谓】骗天草说和他谈恋爱就给圣杯然后谈完过后天草才发现圣杯是不能许愿的那种,也发现自己离不开咕哒的非常弱智的恋爱故事【…】
【好ooc,一般天草有目的接近咕哒是不会和他有感情的啊】
所以说还是把谈恋爱换成直接*他的r18展开比较合理一点
【纯爱我还是写天草女帝小短篇好了|・ω・`)】

占tag抱歉orz

女帝啊!!!( ー̀дー́ )

咚巴拉:

歷史證明,天草出來後面就是會出現突襲池……這傢伙到底是來救濟人類(的錢包)還是純粹來耍流氓的(X)……

可惡我也好想要他噢!(;´༎ຶД༎ຶ`)

圖片來源:SOU(@K_Soutirou_z)、浦木田(@u_5ham0)

是车
我以为不会被屏来着orz
p3是一些废话只有p2是真车
完毕

狐狸耳朵与狐狸耳朵

*兽耳梗
*有些ooc的小日常之作
*有轻微女主盾注意
*我流咕哒子注意
*为天草女帝向
*御主是大助攻√
*大概是自己对于『大型犬』梗的衍生脑洞
*是女帝实装被召唤到迦勒底的前提下
OK的话↓↓↓↓

自从御主沉迷于与魔法少女的愉快旅行之后渐渐忘记了关于迦勒底的纪律的事情,所以某位金发的(我猜测大概是他吧)从者就在迦勒底弄出了一些小小事件。
这大概就是为什么我头上会有这一对纯白狐狸耳朵的原因了吧。天草四郎微笑着向正试图徒手掰坏圣杯的橙发少女这么解释着。她刚刚气势汹汹地质问着他为什么迦勒底的从者们都长出了劣质的兽耳——不仅是有着动物的耳朵,而且还仍然保留着人类的耳朵。
少女御主仍然是不怎么相信的样子上下扫视了一般天草,之后仔细思考一番决定还是去找另外比较靠谱的ruler来解决掉这个问题。
在去寻找能够找到问题根源之人的路上master遇到了前几天刚来到迦勒底的赛米拉米斯小姐。她看见御主从天草四郎房间中出来时有些愤愤的表情不由得问起来发生了什么事件,听完御主的叙述后她像是略有不屑地说到『Master,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听到的那种稀奇古怪的消息,我认为四……ruler先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无聊吧。』并且还抖了抖自己才长出的橙色狐狸耳朵。
少女认为亚述的女帝说的实在是有理有据,最近看完了名为圣杯大战的小说对于天草与女帝之间相处的点滴还记忆犹新。望着那一对非常符合赛米拉米斯小姐那样精明或许是有些心机深重性格的狐狸耳朵,御主似乎感觉还是什么地方不是太对劲的样子。思索了一番过后才想起来之前被自己质问还威胁过的天草貌似也长着同类的兽耳,这么一看反而有点认为亚述女帝的那对狐耳与人物形象不太相称了,犬耳一类型的兽耳可能还更加适合吧。毕竟在某一本小说中,女帝特意保护自己御主的样子还是有点像大型犬什么的呢。
赛米拉米斯小姐被御主看久了好像是不太耐烦,用着高傲带有慵懒的语气询问御主为什么她看自己看了那么长时间。年轻的master没有经过大脑直接给出了一个很容易危及生命的回答——
『呐,我在想啊,赛米拉米斯小姐你的话感觉更加适合犬耳呢,如果想想看你曾经和天草在一起的时光的话。』
是的迦勒底的愉悦爱好者果然有了新的乐子,他的御主被脸突然一下子就红透了的赛米拉米斯小姐追着绕整个迦勒底跑了三圈,直到某位不知是先前没注意到还是在看戏的ruler前来把气到想要开启自己的宝具『傲慢王的美酒』的亚述女帝安抚了下来这事情才罢休。
『啊呀,assassin小姐真的是很可爱呢,我把她送回去的时候她嘴中还在说着‘才不是像大型犬一样护主什么的啊…只是因为我自己想要啊…’这样的话,和她一贯的形象实在是不一样啊。嘛,总之也是更多了解她一点了呢。』
事后御主和天草四郎的交谈中他这么说着。这么交往真好啊……橙发的少女想到了自己那位可爱的后辈,而又突然想起一些毁坏气氛的东西来——她好像忘记去找福尔摩斯先生了。

————————二次更新后记
简单叙述了对于女帝这个人物非常可爱的一面这样的,迦勒底是个好地方,能够让很多从者能够重新在一起。
不要脸求粮,这对那么好吃不多产产粮吗

天草的想变得可爱存个档
【因为估计不会画完( ー̀дー́ )……】
手描注意!!参照av14355538